完整版《重生之天命女帝》(傅云书玄凌)小说全文大结局阅读
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古代 >> 

重生之天命女帝

重生之天命女帝小说

重生之天命女帝

作者:桑葚酒

分类:古代

状态:已完结

来源:掌中云

时间:2020/05/22 18:07

开始阅读
书本简介

《重生之天命女帝》傅云书玄凌小说是桑葚酒所著,重生之天命女帝小说主要讲述了傅云书玄凌之间的故事。傅云书没有想到自己新婚之夜竟然被玄凌一杯毒酒给毒死了,重生一世,傅云书要找出真相,还要远离曾经杀害自己的玄凌。

章节目录
第1章 大婚 第2章 诛杀 第3章 恨意 第4章 弃子 第5章 毒酒 第6章 梦醒
查看更多>>
精彩节选

傅锦这个时候到底是不过十三岁的小孩,心思还没有长大后那般的深沉阴狠,因为被玄凌的事情一刺激,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话都说了出来。

傅云书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,她是在裴家长大,可是却是傅家名正言顺的嫡长女,却从傅锦的口中成了傅家的野种,傅锦口中都这般说了,那些下人们心底怎么看她的可想而知。

傅云书忍住抽打傅锦巴掌的冲动,将脸上的怒火努力压制住,一脸无辜的看着傅锦问道:“我今日只是从花园回去而已,没有遇见任何人,更没有见到二妹妹口中的凌哥哥呀。”

“凌哥哥就是当今的二皇子,傅云书,你不要以为自己长着一张狐媚子的脸便就想飞上枝头变凤凰,我告诉你,凌哥哥只能是我的。今日若不是你故意的接近凌哥哥,凌哥哥怎么会好端端的问起你呢。”傅锦见着傅云书装着一脸无辜的模样,更是口不择言。

“原来今日是二皇子到府上做客,我并不知道么。”说着,似乎想到什么一般,惊讶的看着不傅锦问道:“我在宁州的时候并没有听闻皇上有封储君啊,二皇子是什么时候被封为太子的……”

傅锦这才大大的意识到自己话语里不妥,她从小是按照皇后的标准教育长大的,长大之后,傅永信与玄凌合作,有扶持玄凌之意,让傅锦多多亲近玄凌,而裴月在让她学习琴棋书画,在傅锦累了不想学或者是发脾气的时候,裴月总是教导她说道:“你将来会是太子妃,以后便就是皇后,若是连这点的苦都吃不得,以后怎么能成为人上人。”

玄凌是傅家扶持的储君,这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,可是今日却因为一时的怒火,将话说出来了,而偏偏又被傅云书挑出了错处,这么多人,傅锦有种下不了台的感觉,若是传出去的话,议论这件事情,不仅仅是傅锦自己,就连傅永信也要倒霉。

一片沉默中,一个浑厚不失威严的声音叫道:“晚上在你长姐这里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,快给我回去!”

傅锦一惊,转身便看见傅永信沉着脸色站在那里,也不知道是听了多久了,面色沉着如水,平日里傅永信疼爱她,什么事情都顺着她,可是如今傅永信却因为傅云书来呵斥她,傅锦只觉得心中一阵的委屈,看着傅永信叫道:“爹,我……”

还没说话呢,却被傅永信瞪了一眼,说道:“回去。”

傅锦咬着下唇,不甘心的跺脚就离开了,在傅锦要离开的时候,傅永信一双眼睛冷冷的扫过了四周,说道:“今日的事情,不得传出去半句,不然你们是知道的。”

那些丫鬟婆子们连忙的说不敢,等着傅锦离开之后,傅永信对着傅云书脸上倒是带起了一抹笑容,说道:“你妹妹还小不懂事,你便就多让让她才是,今日你妹妹闹你是她不对,回去我会好好的说她的。”

傅云书低眉顺眼的说道:“爹放心,妹妹还小,我怎么不会和妹妹计较的。”

见着傅云书这般的听话,傅永信满意的点了点头,拍了拍傅云书的肩膀说道:“好了,你身子不好,早些休息吧,后天到宫中,可要好好表现才是。”

丢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,傅永信才离开。

沧海见着傅永信离开,拍着胸口说道:“还好是小姐机灵让我去故意的将相爷请过来,不然的话二小姐今日晚间还不知道闹到什么时候呢。”

今日傅锦在这里的失言被傅永信看见了,多少会影响傅锦在傅永信心目中的地位,没有了傅家人的疼爱,傅锦再怎么折腾也折腾不出来什么出来。

沧海边跟傅云书说着,边转跟傅云书八卦说道:“没想到今日二皇子居然注意到了小姐,二皇子可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,相爷又与二皇子交好,再过几个月小姐便到了及笄的年纪了,若是乘着这个机会能够与二皇子结亲的话倒也是一桩好事呢。”

与玄凌结亲?傅云书的脸色沉了沉。

前世的时候,正是因为被玄凌的那一张好皮囊蛊惑了,陷在了他精心编织的温柔陷阱种,才害的裴家落得那么个下场,世代忠良,却以乱臣贼子的名义被诛杀,如今重活一世,她恨不得将玄凌千刀万剐,更不要说与玄凌有任何的纠葛了。

“沧海,以后不要提到二皇子这个名字了,二皇子这样的人我高攀不起,这话若是被有心人听了进去,还不知如何的编排我们呢。”傅云书难得的对着沧海沉下了脸说道,声音之中,无不带着对玄凌的嫌弃之意。

沧海见着傅云书这般的模样,似乎每次她一提到二皇子,小姐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呢。沧海乖巧的没有多问傅云书原因是为什么,应了下来,并在心中暗暗的记住,二皇子是小姐的禁忌,以后绝对不能多提。

这一晚上,辗转难眠的并非只有傅云书一个人。

此时的裴月的胧月居内,傅锦跪在地上,左边的脸颊红肿着,上面清晰的印着巴掌的印记。

傅锦委屈的看着裴月说道:“娘,你为什么打我,女儿做错了什么。”

裴月恨铁不成钢的盯着傅锦说道:“今日谁让你去找傅云书麻烦的!”

傅锦咬着下唇,委屈的说道:“娘,傅云书她才回来多长时间,奶奶偏爱着她,凌哥哥今日见着她一面之后居然也将她记挂在了心上,父亲竟然有意让她与我一起进宫,万一凌哥哥看上了她怎么办。”

裴月喝着茶,见着傅锦这般一说,神色冷了冷,严厉的盯着傅锦问道:“今日你偷听我与你爹说话了。”

傅锦或许是不怕傅相,但是对于裴月还是很怕的,裴月是宠爱着她,但是若是她做错事情的话,责罚比一般人还要重。

记得小时候,几个姐妹一起跟着先生开蒙,明明她年纪最小,先生却对她的要求最为严格,比如说背书,若是先生所布置的任务别人都会了她偏偏没会的话,裴月便就拿着藤条抽打手心,细细的藤条,虽然伤不到筋骨,但是是钻心的疼,此后她也不敢偷懒了。

傅相本身是个老狐狸,今日玄凌见着傅云书之后,虽然只是问了傅云书的身份,并没有多说什么,可是见着玄凌那若有所思的表情,傅相敏锐的察觉到他对傅云书有意思。

玄凌可以说是这些皇子中最为出色的一位,朝中盯着玄凌想要跟玄凌联姻的又不是只有一个,永安候府那边虽然世子临成是个不争气的,但是永安候府的郡主却是一个出色的,容貌才学不在傅锦之下,而且年纪要比傅锦大上三岁,正是可以成亲许配人家的年纪,皇后自然是钟意自己的侄女,想要她进宫。

也幸好玄凌与皇后母子之间关系并不是太好,皇后虽然有意是将临家的女儿许配给玄凌,但是玄凌并不想让临家的势力坐大,外戚干政,所以便就一直含糊答应。

虽然他将希望寄托在傅锦的身上,可是傅锦如今尚且年幼,根本就不能许配给玄凌,傅家根本就找不到合适女子送到宫中去,但是傅云书不一样,下个月便就到及笄之年,虽然傅云书不在他身边长大,但是也是傅家的嫡长女,若是玄凌看上了她,那对于双方来说也是好事。

等到晚间的时候,傅相便与裴月说起了这件事情,裴月沉吟了一会儿说道:“若是二皇子喜欢云书,倒也是件好事情,只是云书在裴家长大,终究比不上我亲自教导出来的锦儿,若是二皇子真的娶了云书的话,那么又如何的能够保证,云书能够给傅家带来利益呢?”

对于裴月的顾虑,傅相笑了笑,说道:“锦儿年纪尚小,宫中多少大臣都在盯着二皇子你又不是不知道,先将云书嫁过去稳住太子,等着锦儿长大之后,便再将锦儿送到二皇子府中去,姐妹二人相互帮衬,这皇后的位置我们傅家不就十拿九稳了。”

傅锦与傅云书是他的亲生女儿,可是在傅相的口中,只不过是为他、为傅家荣华路上一块垫脚石一般,裴月知道傅相的性格,沉默了一会儿,便说道:“后天是皇后娘娘在宫中摆设宴席,那日二皇子也会去,我会安排他们二人见面试探下二皇子的意思的。”

傅相点了点头,商议完这件事情之后两人便就沉默无语,夫妻二人的感情一向疏离,除了家中与朝中的事情之外,裴月几乎不与他多说一句话。

沉默了一会儿之后,裴月说道:“天色不早了,相爷该回去歇息了。”

分明是在下逐客令,傅相原本平和的脸上染上了一丝怒气,甩袖便就离开了,隐约听见傅相说去三姨娘那边,而在外面偷听的傅锦连忙将自己藏在雕花的柱子后面。

回忆到这里的时候,傅锦便就有些抱怨的对裴月说道:“娘,爹糊涂要凑合傅云书与凌哥哥,可是你怎么会答应爹的提议呢,若是真的依爹所说的一般,到时候我就再嫁给凌哥哥,也是矮傅云书一截啊。”

看着冲着自己撒娇的女儿,裴月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,说道:“若不是朝中的局势被逼的太紧,你爹实在是没法子了,也不会有这样的主意,答应你爹不过是权宜之计,娘怎么会让你受委屈呢。”

让跪在地上的傅锦起来,裴月又说道:“就算是你们一同嫁给了玄凌,娘也不会让你居于你姐姐之下的……”

傅锦起来之后,脸上还有愤愤不平的神色,裴月见着她这般,说道:“你现在要与你长姐好好的,千万不能做出今日这般糊涂的事情了。”

“知道了娘。”傅锦虽然口中应着裴月的话,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很不甘心。

等着傅锦走了之后,裴月的脸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,一边跟着裴月多年的老嬷嬷,无声的叹了口气,看着裴月十分疲惫的揉着额角,这些年她一直跟在裴月的身边,外人只看得见裴月的风光,但是裴月的辛苦她是知道的,尤其是为这么一双儿女,操碎了心,便劝说道:“夫人,如今小姐年纪还小,等小姐年纪大了,小姐便就明白夫人的苦心,知道夫人心中,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的。”

裴月将脸上多余的情绪收了起来,倒了杯茶抿了口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但愿吧,不过……依照锦儿的性格绝对不会这般的冲动的,你去查一查,可是二房那边在搞鬼。”

猜你喜欢